天青色宋朝人的底色!

“天下宋瓷,以汝为魁。”汝瓷,是宋瓷的巅峰,一如它的雨过天青色,只可仰望,方能一见。

从北宋到南宋,从官窑到民窑,那一抹雨过天青,成了宋人的心事,念念不忘,余“青”未了。

图片| 北宋 汝窑青釉纸槌瓶 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 台北故宫的21件传世汝窑器之一 ( 动脉影 摄 )

相传,那是宋徽宗梦里的天空。一场暴雨过后,云朵和蓝天的交接处,闪现着如烟一般的蓝,带着淡淡的绿,淡淡的白,淡淡的粉。

醒来后,他下了圣旨,“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命令天下工匠将其做出。汝地的匠人们,用玛瑙入釉,遂成汝窑。

若去到博物馆,会看见汝窑的青,不带一丝烟火气,不明媚不张扬,用行话讲“有老气”。

很多时候,为了美会追求繁复精致,但是,汝窑很奇怪,它不表现,只以釉色取胜,将最特别的“青”包裹在温润之下。

想起《周易》里说:“上九,亢龙有悔。”龙飞得太高,可能会遇灾难。世事若太过锋芒毕露,易招折损。汝窑,明明出道已巅峰,却深深懂得含蓄、藏锋。

然而,历史上的“天青色”糅合了太多的美好与忧伤,只昙花一现地存在了不足40年。

金灭北宋之后,汝窑就随之消亡了。由于烧造时间短暂,传世的汝瓷亦不多。在南宋时,汝窑的汝瓷就已经是难得的珍品了。

后面,历朝历代都曾经尝试复烧,但炼釉不易,烧制更难,十窑九废,都没有成功地将天青色汝窑瓷烧制出来。

如今,传世的完整汝瓷文物大概不过百件,大部分都在北京故宫、台北故宫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全球私人收藏不过数件。

1992年12月,香港著名收藏家区百龄在纽约佳士得拍场上,以154万美元的高价成功竞得一件直径为17.5厘米的汝窑小洗,其价格震撼了世界。

20年后,在2012年香港苏富比举行“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拍卖会上,900年历史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再现拍卖行,最终以2.0786亿港元的天价成交,刷新了汝窑的拍卖纪录。

2017年,在香港苏富比一场拍卖会上,一件13cm的汝窑小洗,更是拍出了2.94亿港元的天价。

即便是一般的日用品,也因为宋代整体文化风气的使然,有着不俗的气韵和风姿。这是阅尽人间繁华,世态炎凉之后,一种成熟、润泽、持久的美。

工匠们利用粗细、横直、长短、弯曲不同的外部轮廓线,组合成不同形体。有的匀称秀美,有的轻盈俏丽,都从实用出发,兼顾审美的要求。它们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时代样式,许多造型作为典范为后世追慕。

从生活中走来的宋瓷,隽永端庄。以深沉高雅的造型,充满禅意的意蕴,将其与自然万物融合得如此贴切。

轻抚圆润光洁的瓷体,观赏瓷中那些犹如冬天江河里,破碎冰块的纹片时,便会沉醉于这天人和谐,独特审美情境之中,“虽自人工,宛如天开。”

史书记载,因为汝窑毁于靖康之难,南宋王朝“中兴渡江……袭徽宗旧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

它的最大特点,是紫口铁足。因为釉色没有那么温厚,细细观察时,能看见黑缘处隐隐的紫色。

“如果说汝窑诞生在完美的时代,那么(南宋)官窑就诞生在一个充满残缺的时代。”

图片|杭州博物馆 南宋 修内司官窑鼎式炉 2001年杭州老虎洞修内司窑址出土( 动脉影 摄 )

“靖康耻,犹未雪。”对于当时偏居一隅的南宋王朝来说,汝窑的雨过天青,象征着故国家园的美好。

粉青色是南宋龙泉窑的名品,以铁为主要着色元素,施釉较厚,入窑后经高温还原焰烧成,釉色青绿之中显粉白,有如青玉,故名“粉青”。

光线较足时,粉青釉会呈现如玉般的油脂感和润泽感,并在油脂感中呈现淡淡的天青色;光线较弱时,粉青釉会呈现如雨后般的天青色,并且略带淡淡的玉润光泽,如此的呈色十分自然。

2018佳士得秋拍,一件南宋龙泉粉青釉纸槌瓶以4285万港币成交。此瓶盘口,长颈渐宽,折肩,直筒腹,浅圈足。内外施粉青釉,釉汁厚润如脂,充分体现了宋代幽微素雅的审美意趣。

八百多年来,此类极品龙泉青瓷在中日两地均被奉为圭臬,常被视为传家或镇寺之宝代代相传。

“它重嫩不重青”,并非像青梅那样绿,而是在青色调里渐渐揉进蓝色调,“让蓝欲言又止,一副羞羞答答的模样”。

梅子青釉瓷器采用多次施釉法,釉层比粉青更厚,入窑后经高温强还原焰烧成,釉色莹润青翠,犹如青梅,故名。梅子青是南宋龙泉窑创制的杰出青釉品种,也是南宋龙泉窑青瓷釉色新品种。梅子青釉与粉青釉同被誉为青瓷釉色与质地之美的顶峰。

烧制梅子青釉时对瓷胎的要求在青瓷制作中最高,釉料采用高温下不易流动的石灰碱釉,以降低烟熏和裂釉的倾向,并在1250–1280摄氏度高温和较强的还原气氛下烧造,釉层厚而透明,釉质莹润,苍翠欲滴,色调可与翡翠媲美。

图片|美国堪萨斯城 纳尔逊阿特金森博物馆 南宋 龙泉窑青釉楼阁式谷仓 谷仓为陪葬明器( 动脉影 摄 )

古今中外的陶瓷,宋瓷最具有表现力和崇高感,今天,如果谈及中国的陶瓷,宋瓷仍然是最核心的存在。

宋瓷的装饰风格多为精巧但又不浮华,其装饰题材不但自然而且富有人情味,在平实之中提炼出简洁纯粹的艺术美感。这些图案有时即便是用几道简单的线条勾勒,也能表现出一种悠远具有诗意的感觉。

宋人采用最简单的方圆,线条,点等元素来表现质朴与单纯。这种风格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来类似于蒙德里安的线条与色块结合的风格,不知那些极简主义风格的设计大师是否曾经也被宋瓷的美激发了自己的灵感。

宋瓷是那个风雅时代独特的产物,它像一面镜子也像一个描绘了美好景象的画笔,用其特有的手法描绘了一个特别的时代,那种美迎合了时代的审美趋向。

宋瓷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美学奇迹,是因为宋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他们将艺术的审美延伸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到各种日常的碗、盘、杯、盏之中,以艺术重新定义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