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民国纸钞 袁像票样价值百万

首席收藏讯 北京时间4月14日消息,今年是中国银行成立110周年,作为中央管理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它是中国唯一持续经营超过百年的银行。然而在成立之初,中国银行却履行着民国中央银行职能,发行过很多具有历史意义的纸币和金融产品,对中国工商业发展起到过重大作用,让我们根据首席数据中心资料,回顾这家“百年老店”的在民国时期的产品和贡献。

1911年,大清银行在全国各省省会和通商口岸共设立分支机构35处,成为清末时期规模最大的银行。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孙中山先生在南京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1912年由孙中山先生批准成立,2月5日中国银行在上海市汉口路大清银行旧址开业。

大清银行为官商合办的股份制银行,股本总额白银1000万两,官商各占半数。辛亥革命爆发后,作为清政府中央银行的大清银行,除上海分行外,其分支机构绝大部分已经停业。1911年11月5日成立股东联合会,并于12月4日,更名为“商股联合会”。

1912年2月2日,大清银行上海分行停业清理。2月5日,中国银行在上海汉口路3号大清银行旧址庆祝成立并开始营业;2月14日,中国银行南京分行在南京城内珠宝廊宣布开业;8月1日,中国银行总行在北京西交民巷(原大清银行旧址)成立,上海中国银行随即改称上海分行。随后,天津、汉口、济南、杭州、广州、南昌等地的大清银行也都在清理后,相继改为中国银行的分支机构,大清银行发行的钞票也普遍改作“中国银行”钞票,如下所示:

中国嘉德2010年春拍-冯乃川收藏纸钞专场,宣统元年(1909年)大清银行改作民国元年(1912年)中国银行李鸿章像上海拾圆,有轻微黄斑,九成新,76.16万成交。

由于民国初年政局混乱,领导层悬而未决,中国银行于1912年续李鸿章像兑换券发行后,还发行了由美国钞票公司印制的黄帝像壹圆、伍圆、拾圆三种兑换券,由各地陆续发行。黄帝像兑换券样式与李鸿章像兑换券极为相似,壹圆券正面火车山庄图及背面河树风景图采用同一样式,伍圆券正面重檐八角亭图采用同一样式,拾圆券正面四角碑亭图,背面北京正阳门瓮城图采用同一样式,币面布局也基本相同,只是在细节上进行了改动,如下所示:

上海泓盛2012春拍-中国纸币专场,民国元年(1912年)中国银行兑换券黄帝像伍圆,上海地名,冯耿光程良楷签名,票上印有领券“N”字,海外回流,九六成新,32.2万成交。

1914年3月,北洋政府财政部在未通知中国银行的情况下,向美国钞票公司订购国币壹圆券一亿枚。此批新钞币面为袁世凯像,上印“中国银行”字样,地名及日期均留白,以便日后加注。该票印制数量巨大,严重供过于求,因此,中国银行在得知此事后极力反对,但是磋商之后,北洋政府依然决定改面值并印制六亿元。

首批新钞印制完成后的次年4月,从美国运回中国途中,装有3500万纸币的货轮在日本海域沉没,大部分被捞出,但还是有相当数量下落不明。为避免散出的钞券流入市场,当局决定此钞不正式发行。剩余还未运输的5.56亿元钞票变成废纸,被分存在中国银行及财政部仓库。1917年10月,中国银行呈请财政部批准,将封存的钞票全部焚毁,因此,袁世凯像国币券票样,也已成为了中国银行票券的珍罕品种。

北京诚轩2010年春拍-纸币专场,中国银行袁世凯像双狮共和纪念兑换券壹圆正、反单面印刷试模票样各一枚,国内公开拍卖首次出现,财政部印刷局制,均贴于财政部印刷局存档卡纸上,盖有“财政部印刷局制印样本”档案专用图章,十品,95.2万成交。

1917年至1923年,发生了一场在中行股东和政治集团之间争夺中行领导权的斗争,这场关于中行绝续存亡的斗争主要围绕着中行的两个新旧则例展开,史称则例之争。段祺瑞等北洋军阀企图将中国银行变成敛财工具,为打内战提供军饷,中行商股股东据理力争,全力以赴,保住了中行相对独立的发展空间,减少了政局频繁动荡对中行的影响,为中国银行后续的快速发展提供了保障,下图是中国银行股票实例,从其设计版式和文字描述可见其官商联营性质。

上海泓盛2011春拍-中国纸币专场,民国四年(1915年)中国银行有限公司股票壹股,由总裁李士伟、副总裁陈威签署,上印袁世凯戎装像,乃中国老股票之顶级大珍品,其流通实物亦为迄今之首次发现,八成新,69万成交。

1916年5月12日,北洋政府不顾百姓利益和金融安危,公然命令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等发行的纸币不得兑现,应付款项不准付现,引起了一场金融史上的停兑风波。停兑令一出,市面人心惶惶,交行钞票已经不能用,通货紧缩,交易停顿,物价上扬,现洋缺乏,洋厘骤涨,洋商乘机六折收买交行钞票,投机风行。但当时的中行上海分行了停兑令,对一度混乱的金融市场起了十分重要的稳定作用。

1916年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由副总统继任大总统,与段祺瑞发生府院之争,1917年段利用张勋将他赶走,由冯国璋代理大总统。1922年直系军阀控制北京政府后复任大总统,次年再被赶下台,因此黎元洪虽然两次担任大总统,但均是朝不保夕的傀儡角色,发行黎元洪头像钞票的计划也胎死腹中,下图便是没有面世的票样。

北京诚轩2015春拍-纸币专场,民国六年黎元洪像中国银行兑换券伍拾圆正、反单面试票样各一枚,均贴于美国钞票公司存档票样卡纸之上,高面额券屈指可数,尤以伍拾圆券最为稀缺,28.17万成交。

民国成立后的1914年,北洋政府颁布“国币条例”规定实施银本位,以一元银币为法偿货币。中国银行于1917年以后发行新的钞票,兑换券字样消失,纸币印有“凭票即付国币x元”,成为真正的银行券。

珍稀2020年9月香港-钱币专场,民国七年中国银行一圆、伍圆、拾圆票样一组三枚,稀少的江西地名,PMG-65到66EPQ,3.57万港币成交。

抗战胜利前,国内各主要银行所印发的纸币,以人像为主图案者,由于政治和经济的关系,都带有浓郁的美式风格,几乎均采用孙中山肖像,其他政治人物极为少见。

上海泓盛2013秋拍-中国纸币专场,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中国银行美钞版壹仟圆,无字轨,江南前辈藏家出品,一流品相,九八成新,6.32万成交。

杭州宜和2021年夏拍-纸钞专场,民国三十年(1941年)中国银行美钞版竖式伍圆两枚连号,PMG-64,3.22万成交。

但是首席数据库收录的一些拍品也可以证明,民国政府考虑过更换钞票人物,只是未能施行。

杭州宜和2020年秋拍-纸钞、纸杂专场,民国二十八年(1939)中国银行壹圆、伍圆、拾圆双面票样,正面为廖仲恺像,一组共3张,PMG-66到67EPQ,10.35万成交。

此套纸币系中国银行委托美国钞票公司设计试印而未发行之票样,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美钞公司停业清理资产时流出,此前几乎不为外界所知。廖仲恺虽是民国开国元勋,曾担任过财政部长,但中国银行为何将其肖像作为预备发行之国币图案,又为何仅停留于票样阶段,并未印制发行,由于历史文献的缺失,其背景尚待考证。

1928年,中国银行改组为国际汇兑银行,业务得到了较快发展,一度成为国内民族金融业的基石。中国银行此后以经营外汇业务作为发展方向,力争在国外多设机构,并与多家国外银行建立代理行关系。业务方针以服务公众,改进国民生活为核心,将业务由面向政府机关转向工商业,努力争取存款,以低利资金扶助大小工商业,促进生产发展,此次方针的转变对今后几年中行业务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从下图的支票可见一斑。

上海泓盛2020年秋拍-勋奖章、纸钞、古钱专场,民国卅六年(1947年)中国银行支票,国币壹万元正,5750元成交,少见,九五成新。

出票人为“民生实业公司重庆总公司”(重庆著名爱国实业家卢作孚先生创立,今重庆民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收款人为上海滩大亨杜月笙,背面有杜月笙手书签名,由中国通商银行重庆分行收入。

在5月21日即将到来的SPINK2022年春拍中,也有两张珍罕的中国银行纸钞上拍,民国2年中国银行兑换券黄帝像伍拾圆和壹百圆各一张,评分高达PMG-65EPQ和66EPQ,这场拍卖的高清预展即将在首席收藏上线,敬请感兴趣的藏家持续关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