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传席:当代书法家中林散之是第一人和他同时的书法家超不过他

书法人人能写,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写得好。书法写得是字,见得是一个人的精神境界。书法家中的林散之,在艺术研究专家陈传席看来,不愧为当代书法家中的第一人,同时代的书法家都难以达到他的造诣。那这第一人何以能得此殊荣呢?

陈传席是艺术研究领域的专家。曾有数据显示,陈传席对于艺术史论的研究强度位居国内第一。陈传席自己也曾说,“评论起来会得罪人”。但陈传席的评论并不是为了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他有着丰厚的研究积淀,不过是位敢讲真话的学者与批评家。

陈传席看待书法批评有着独到的见解。当代书法界批评处于失语状态,让人感觉不存在真正的书法批评家了,批评家变相地变为“表扬家”了,这是社会风气使然的结果。但对书法开展批评是推动书法进步的表现,是引领当代书法发展的必要做法。

当今书法存在着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书法没落了,这是因为书法段位高人少之又少了。另一种说法则是截然相反,认为书法繁荣了。说书法繁荣了,是因为写字的人变得多起来。

在陈传席看来,书法直白点说,就是写毛笔字。但书法也是中国特有的艺术。中国书法作为一门艺术,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书法的简单在于会写字的人都可以练习书法。书法难在于,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雅士为写得一手好字殚精竭虑,但成功者却是寥寥无几。

陈传席仔细研究、观察了书法成家,他认为成为大师级人物,是需要具备多种因素的。其中,最基础的是两样,一是天赋,二是地气。

天赋很好理解,每个人运用自己的所长,离成功就近了一步。地气指的是生在书法文化之地,这看似有些“迷信”,尚不能用科学方法去证实。但文人故里,文人辈出是不争的事实。

当代书法界,有位叫林散之的人物。林散之被称为“当代草圣”。之所以有此称号,是大家都认为林散之的草书别具一格,虽不具有气势磅礴,但却能给人以沁人心脾之感。

站在林散之的草书作品前,仿佛进入了一片澄明之地,能望见妙曼的景致,听到梵音在耳旁回响。林散之的书法之作,能让人感受到画境之美,更能让人享受禅境之静。单看一个个字,也会感到每个字都有画意,姿态横生。

陈传席在点评林散之的书法成就时,毫不吝啬地说,“当代书法家中林散之是第一人,和他同时的书法家都超不过他”。林散之能得到如此夸赞,和他作品呈现出的艺术风格息息相关。林散之的草书作品用笔很多变,有水墨淋漓之意境,使人产生如梦如幻的感觉。

元代著名的书法家赵孟頫曾说过,“书法以用笔为上”。可见,用笔是书法艺术中的核心因素之一。林散之用笔讲究,对笔锋的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笔触下既有古意又带有新意。

林散之在73岁时,不幸全身被烫伤,这对他握笔产生了影响,以致握笔的指法有了改变。但这丝毫不影响林散之写书法,他面对困难,表现出了更加超然的心态和积极的态度。林散之以此为契机,改变自己书法的风格,反而让他形成了独具一格的“衰年变法”。

要是如林散之一样遇上毁掉自己事业的绊脚石,要懂得毁掉一个人的不是环境,而是一个人的心境。永远心向阳光的人,逆境不过是浮云而已。

林散之用墨也很有讲究,在他的字中可以见到积墨、淡墨、浓墨等各种用法。林散之师从黄宾虹,深得老师用墨的精髓。林散之把绘画中的墨法成功运用到书法创作中。林散之在创作时,会在身旁放一水盂,笔蘸墨后,笔尖轻轻点一点清水,落笔后水墨交融。

林散之笔下的线条,活泼生动,自在,但也不缺层次感、立体感。林散之经常会蘸一次墨就能写下好几个字,出色运用“一笔书”的笔法。林散之还戏称此笔法为“带水更拖泥”。

陈传席在表扬林散之的同时,也不忘指出林散之的不足。在陈传席看来,林散之的字缺少“结构”。“结构”是字的灵魂,十分重要。古人写字,先要有结构,才能有神采。

林散之的字似乎看不到“结构”的痕迹,想来与他让书法有了画境之感有关。林散之的字中自带画境美感,并不是他兴致盎然为之,这是他的毕生追求。林散之对自我定位为“江南一画人”。

林散之十二岁时,就跟着张青甫学画人像,随后又跟着黄宾虹学习山水画。在林散之看来,书画是相通的。林散之写起字来,没有一般书法家那么刻意,好似缺少了“结构”,这也许和他长期受到绘画影响有关。

林散之的字将“结构”抛之脑后,与他书法艺术进入自由之境有关。林散之晚年的书法作品已经将法度抛之脑后,落笔随行的意味更浓。此时林散之作品中的笔墨变化无穷,似乎已经看不出笔划、结体这类的形态,给人以思绪飞扬、意犹未尽之感。

林散之的字缺了“结构”,还与他追求书法里的禅境有关。林散之的草书中可见到的“结构”很多样,但无独到之处,故而被批“结构”韵味不足。林散之喜欢禅意,书写时信手而写,自然增加了字的自然感觉,丢了“结构”枷锁。

林散之有着坚定的佛教信仰,他的精神追求中少不了“升天成佛”的向往。这样的追求让他归于平淡,杂念全无,只是一心写好自己的字。

林散之甚至不知道有书法协会的存在。林散之是个大器晚成之人,他的书法是逐步提高的,即便在他的名号蜚声海外后,他还是保持着一颗恬淡之心。这样心境的人,自然不会在意书法中“结构”。

书写在笔端的字,是可以用于寄托精神的。自然什么样的人,就会写出什么样的字。林散之的书法,能让人如入画中,感知禅意,这并不是林散之书法技术高,而是林散之追求的境界高。林散之能当上当代书法家的第一人,他不仅仅是以笔法胜,以墨法胜,最关键的是以境界胜。

书法大家总有独到之处。林散之的独特之处在于,他坚持走自己的道路,不为世俗牵挂,也不为物累,最终他凭借心境成就了自己的书法。

人生在世追求成功,是进步的表现。但在世俗纷扰的社会中,有些人被所谓的社会氛围所裹挟,丢了原本的初心。这反而让自己追求成功之路变得异常困难起来。为人做事,不妨向林散之学学,始终抱着赤诚热烈的心,往前奔跑,终有一天你会收获相对应的惊喜。

为人处世,也要如林散之一般懂得静心。浮躁的人、脚步匆忙的人容易错过美好的东西;安静的人更容易深入思考,人生也会更加豁然。豁达的人生之路,终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宽。

为人处世,也要如林散之一般懂得参悟。在时常的感悟中,你会发现心如明镜台,人生才能更好地启程,抵达心中的理想之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