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都市报·数字报刊

1967年10月1日,“集体创作”、由刘春华执笔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在中国革命博物馆首次与观众见面。1968年6月,赞扬送审的《毛主席去安源》油画“非常好,把主席的神气都画出来了”。6月30日,还作了这样的批示:“总理、伯达、康生……我建议明天‘七一’人民日报、军报发表《毛主席去安源》,这幅油画很好。这幅画是无产阶级的果实之一。它有高度的思想水平,构图、采光、着色等艺术方面亦是优秀的。听说是青年人画的,而同意发表。建议属(署)上作者名字。”

随后,《毛主席去安源》被印制成各种各样的印刷品发行。在“”期间共印刷了9亿多张。

当年,、胸前都佩戴过该画的像章;周恩来住室里惟一的一幅绘画作品也是该画。

正当全国各地大肆宣传《毛主席去安源》油画之时,亲自审查了这幅油画,他对画中将他画成身穿长衫不甚满意。他说:“我在安源不是穿长袍,是穿短衣。”的这次谈话,通过非正式渠道在人们中间逐渐传开。从此,对《毛主席去安源》油画的宣传开始降温。

1979年3月14日,《人民日报》发表画家叶浅予的文章批评了油画《毛主席去安源》,指出:“见过那幅画的内行人都说其构思、构图,甚至用色,无不脱胎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画。”

1969年,《毛主席去安源》一画交由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1980年,刘春华以该画系个人创作为由,从中国革命博物馆取走此画。1995年10月,在一个拍卖会上,《毛主席去安源》以605万元的价格,创造了当时中国油画拍价的最高纪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