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民窑:与宫廷审美背道而驰的世俗美学

宋瓷与其他朝代瓷器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在整个宋王朝存续的三百多年里,一直流传有两套审美系统:官窑一套,民窑一套。

官窑的审美其实就是宋代的宫廷审美,宋代的青瓷将这种审美集于一身,它收敛、温厚、宁静、含蓄,以颜色作为主要表现形式,注重精神至上,强调的是一种内心感受。青瓷因为宋徽宗个人的喜好,而得以提倡,后来发展成为宋代官窑美学的写照。

在宋代,民窑体系也很强大:以长江为界,北方有磁州窑、耀州窑、钧窑、定窑等四大窑系;南方有饶州窑(即景德镇窑)、龙泉窑、建窑、吉州窑四个系统。

宋代民窑的审美跟官窑完全不同,百姓都比较实际,强调的是世俗的感受,因此民窑瓷器大多重纹饰,绘画书法等等艺术手段,都被运用到了瓷器装饰上。民窑最大的特点是不受宫廷的束缚,一切服从市场需求,其造型、装饰图案多采用民间流传的历史故事或百姓喜闻乐见的花卉、鸟虫等题材,因此富有生机,发展较快。在这些民窑中,少数质量好的被宋室宫廷看中,也为宫廷烧造一定数量的贡瓷,像是定窑、耀州窑、龙泉窑、建窑等。

官窑与民窑在中国陶瓷史上像是并驾齐驱的两辆马车,一驾直接通往宫廷,一驾通往广大的民间市场,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审美,构成了宋瓷美学的丰富多彩。

龙泉窑因其主要产区在龙泉市而得名。它开创于三国两晋,结束于明清,生产瓷器的历史长达1600多年,是中国制瓷历史上最长的一个瓷窑系。以烧制青瓷而闻名,南宋时期龙泉窑得到空前的发展,龙泉青瓷进入鼎盛时期。其青瓷精品都上三四层厚釉,多次上釉,多次素烧,最终烧制出粉青、梅子青两种代表性的精品,它们以不同凡响的青色釉而独树一帜。

从工艺学角度来分析,粉青和梅子青釉是一种石灰碱釉。这种釉在高温中黏度较大,流动性较小,适宜挂厚釉。这种厚釉层中含有大量小气泡和未完全熔化的石英颗粒,当光线射入釉层时,釉面会使其发生强烈散射,呈现出一种柔和淡雅如冰似玉的美感,从而使龙泉青瓷达到最高的审美境界。

说明:器型硕大,釉面莹润肥厚,装饰的兽头虎虎生威。三足与立耳造型端庄威严,是大户人家及大寺庙里的供奉神器,极为难得。

说明:龙泉窑因釉色优美造型别致,多数光素无纹,也有刻划花的器物其装饰手法亦与北宋时期有明显不同。此时盛行单面刻划花,以刻为主。纵观龙泉窑青瓷,每一件器物都设计精妙,匠心独运,造型端庄秀丽,釉色温润如玉。做到一丝不苟,从不经意中见深意。造型与装饰,露胎与釉色,互为关联,自然流畅,妙然天成,表现了一代匠师高超的艺术造诣。

说明:瓶身比例恰当,通体施天青釉,釉色古朴,整洁淡雅,颈附双耳,极富千峰翠色,色泽与质感之美已达顶峰,好似玉质感,古朴雄浑,具浓厚的传统文化色彩。

说明:宋代匠师们为了获得最佳效果,采取了多次素烧,多次施釉的复杂工艺,使得釉层加厚,色泽更加沉稳并熟练地掌握温度和还原气氛,其产品的结构,也有了重大进步,就如此瓷器有了陀螺造型。

湖田窑位于景德镇市东南湖田村,是宋代景德镇众窑场中的一个窑场,是景德镇里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生产瓷器最精美的民窑。始烧于五代,盛于北宋,衰于元,终于明,延续近七百年。

五代时烧造青瓷和白瓷,北宋早期转变以生产青白瓷为主,在北宋中、晚期达到的“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饶玉”标准,影青瓷釉质莹润,胎质致密、细腻洁白,其薄度和坚韧度已接近现代瓷的特征,这是其他窑口不具有的可比性。釉面为玻璃相,几近透明。

说明:青白釉,瓷器的一种,俗称影青釉。江西景德镇是青白瓷的烧造中心,青白瓷的基本特征是胎质细密,呈白色,透光度极好,釉的透明度高,光泽性强,流动性较大,釉色青白,最好的呈色如天青稍淡,釉薄处泛白,积釉处则呈水绿色。在造型方面,主要有斗签碗、平底碟、弧壁浅盘等。此件器物瓷质极好、质量极高,几乎达到了胎薄如纸、白似雪的境界;用手指放在器物之外迎光而视通透见指,宛如极富水头的白玉。

碗敞口,圈足,足底因支烧留有酱色糊底,应为湖田窑所制。全器通体施青白釉,青白釉色洁净莹润,内外光素无纹,是青白釉瓷器的杰作。

景德镇湖田窑烧制的产品,釉汁粘度小,因而釉薄处呈白色,积釉处带水绿色,釉面光泽度强,透明透亦高,玻璃质感较强。故言古青白瓷器在胎体的硬度,薄度以及透明感皆已臻极致,代表古瓷器极高的烧造水平,本器尺寸颇大,胎体莹薄,釉质光亮滋润,白中闪青,胎质细洁,光照见影,有如冰肌玉肤。

吉州窑又称为“永和窑”,是中国现有保存完好的古代名窑遗址之一。吉州窑位于江西吉安市永和镇境内,北距吉安市约8公里。它始于晚唐,兴于五代、北宋,极盛于南宋,而衰于元末,距今已有 1200多年的历史。

吉州窑是中国古代黑釉釉瓷生产中心之一。所产瓷器种类繁多,已发现的瓷形有120余种。吉州窑瓷器很讲究装饰,是集宋元陶瓷装饰工艺之大成的器物,它主要采用印花、剔花、刻花、划花、堆塑、洒釉、绞胎、木叶纹、剪纸贴花等,变幻无穷,独具魅力,尤其是木叶纹和剪纸贴花为吉州窑的典型特色。

说明:敛口,弧腹,圈足,深底。碗外釉至近足部,足裹外露胎,碗内外有不规则窑变色点状纹形成的“玳瑁釉”,玳瑁釉莹润厚实。胎骨坚致,器形规整大气,制作精良,釉色极佳,乃吉州窑同类器物中之佼佼者,为当时饮茶斗茶的必备用具。

吉州窑窑火绵延逾千年,影响远播海内外。所创烧之木叶、玳瑁、洒釉、虎皮等著名品种茶盏饮誉中外,历千年而不衰,为当今茶人最爱。玳瑁釉的主体为黑色,而周身会出现金棕色或金色斑纹,是黑花釉系的典型代表。黑釉茶盏利于衬托白色茶末,因而玳瑁釉的底釉很好的突显茶汤的色泽。此斗笠碗色彩也是万中挑一的精品。

说明:斗茶之风不仅在上层社会盛行,还普及到民间。为了彰显茶色,黑盏大行其道,而这正是古吉州窑的主流产品之一。剪纸贴花也是非常独特的一种装饰手法,纹饰多样,趣味盎然。剪纸贴花装饰常见于吉州窑瓷器。贴花盏只见一貼花置于碗心,承水后,貼花紋在水下摇曳,甚是清晰、情趣盎然。

说明:吉州窑所创烧之木叶、玳瑁、洒釉、虎皮等著名品种茶盏饮誉中外,历千年而不衰,为当今茶人最爱。桑叶装饰的自然美感与禅宗哲学及审美艺术大有相通之处,置于执壶身有启发之效。禅宗僧人善于从自然中体悟万法皆空、自性清净之禅理,桑叶装饰即是以物观心的绝佳表达。此执壶极具收藏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