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虎·冯大中读万卷书采诗情画意行万里路得美韵妙思

置身国画变革的年代,大中陷入艺术的困顿而难以自解。只读过初中的大中首先感到的是学养不足。于是,他广采博取,不断从姊妹艺术里汲取养分。

虎是旷远洪荒幸存至今的造化的杰作,虎那威猛的仪容、雄建的骨骼、斑斓的色彩、震慑众生的王者之气,向被人们视为庞博之象征、力量之化身。艺术是人类感知自然而经过扩大后的回声,艺术也是人类本性的赞歌,正缘于此,虎被人类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审美意象便自在情理之中。中国人尤爱虎,在新潮服装席卷城镇波及乡村的今天,农家母亲仍以虎帽、虎鞋装扮自己的小伢幼儿,便是这种审美意识固执的延续。自国画诞生以来,虎便和人物、山水、花鸟等一起被纳入国画家的表现客体。纵观中国画史,以善绘山水、花鸟、人物而彪炳于世的大师,灿若星列,不胜枚举。然而,以画虎称大师者,却是阙如。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从辽宁本溪冷不丁冒出一个青年画家冯大中,以其工笔虎不仅新画坛行家之耳目,也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同,今又经30余载的磨炼砥砺,冯氏虎画日臻成熟,终于填补了国画史的某种缺憾。

遍览古往今来的大艺术家,无一不烙有独自风格的印记。风格只属于个人。风格是一个艺术家个性、品格、学识、才情、审美趣味及技巧的综合产物。要成为某一艺术领域的翘楚或领军人物,仅有自己的风格仍嫌不足,还必须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艺术符号。风格和符号在词意上有某些相近,但有风格的艺术家不见得有自己的艺术符号,而有符号的艺术家必有其鲜明的艺术风格。形成风格戛戛其难哉,获得符号之难更如挟泰山以超北海。艺术符号的获得者必须具有先天的艺术禀赋,后天的艺术学养和来源于这两者的艺术识见。

艺术也是一种宗教,没有殉道者的精神,是难以叩开那神圣殿堂之门的。冯大中祖籍辽宁盖县,1949年出生于一矿工之家,幼时家贫,阖家七口仅靠父亲微薄薪水度日,难有容膝之安,一肉之味。孩提时他迷上绘画,家无孔方,靠拣破烂儿换来纸涂鸦。读初中时,他拜当地名士笑如先生为师,学绘工笔虎,显露颖异的绘画才能。“文革”中,他到被称为本溪“西伯利亚”的山村插队,种过田,喂过猪,赶过车,当过伙夫。沉重的劳动负荷,丝毫没有疲惫他追求美的饥渴灵魂。夜里,他燃糠自照,攻读古今中外的画学画

论;劳动间隙,他枯枝为笔,虚地为纸,将虎之恋绘于田畴。插队回城后,空余闲暇,他几乎全消磨在公园的虎山下。大中观虎起虎卧,虎行虎坐,虎饮虎食,虎亲虎斗,耳不旁听,目不杂鹜。一次,他同热恋中的女友逛公园,竟直奔虎山前,时一双老虎正伏地沉沉大睡,那酣畅塌实的睡态煞是令人怜爱。虎梦悠长,大中看得心驰神往,任女友拽拉嗔怪,仍不离去。新婚不久,大中让妻子孤守空帷,竟躲在父母房中画起虎来。大中缅情于虎,如齐白石之于鱼虾,若泰戈尔之于飞鸟。后来,他从公园购得一只虎标本,置诸卧室,如影随形,朝夕观看……西德有一狼专家,常年出没饿狼之窝,身寄狼吻,才对狼事了若指掌,言出为论;昔年施耐庵在猛虎经常出没的山径旁,筑棚树上,不惧兽困鸟啄,才对吊睛白额大虫的一剪一扑,一腾一跃,描绘得那般惟妙惟肖。

艺术家大都始于摹仿,终于独创。粉碎“”后,冯大中追随时代,在美的领地里更加苦苦求索。画虎同时,他兼攻山水,画虎除师笑如先生外,还仿高剑父、张善孖、刘继卣、胡爽盦等巨公,间摹东瀛虎,俱能以假乱真。他写山水,“层峦叠嶂”似黄公望,“雨中岚峰”若米元章,“寒林平远”像倪云林,皆能真赝难辨。可每当省、市举办美展,他总是名落孙山。

古今虎画,流派绘呈,高剑父的虎细腻、工整,深得汉赋神韵;刘继卣的虎洒脱、豪放,颇有李白遗风。应该说他们都有各自的艺术风格,但都没形成虎画的艺术符号。因时代的局限,在冯大中之前,不管哪一家的虎,都离不开凶、猛、威,衬景也离不开山、涧、石、松。建国后,喜绘虎者指不胜屈,然而大都东施效颦,陈陈相因,没有挣脱前人之绳墨。遂有人嗟叹,中国山水、禽兽画已是日暮途穷。

置身国画变革的年代,大中陷入艺术的困顿而难以自解。摹仿与独创是画匠与画家的分野,是平庸与高雅的界桩。书画之道,资贵聪颖,学尚浩渊。大家展笔能动墨横锦,摇笔散珠,皆得益于广博学识的滋养。只读过初中的大中首先感到的是学养不足。于是,他广采博取,不断从姊妹艺术里汲取养分。屈原的五月舟,荷马的七弦琴,问月的苏轼,醉卧的李白,百草园里捉蟋蟀的鲁迅,大森林里狩猎的屠格涅夫……他都一一虔诚“造访”,诗人文豪给了他诗的情,画的意。大中还深知,艺术是人与自然交融的晶体,是主体与客体交媾的产儿。于是,他流连于北国的苍山莽林,忘情于南国的锦山绣水,让自己的生命与万物万有相连。造化又给了他美的韵,妙的思。

冯大中,1949年生于辽宁省。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辽宁省美协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冯大中的作品《苏醒》、《母与子》入选《中国美术全集》;作品《苏醒》、《惊梦》入选“中国百年画展”及《中国百年画集》;有18件作品为中国美术馆收藏,另有数十件作品被国内外重要美术馆、专业机构及收藏家收藏。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专题更多文心雕虎·冯大中读万卷书采诗情画意,行万里路得美韵妙思

虎是旷远洪荒幸存至今的造化的杰作,虎那威猛的仪容、雄建的骨骼、斑斓的色彩、震慑众生的王者之气,向被人们视为庞博之象征、力量之化身。艺术是人类感知自然而经过扩大后的回声,艺术也是人类本性的赞歌,正缘于此,虎被人类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审美意象便自在情理之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